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敌从成为仙二代开始

第8章 好久不见

  大约两个时辰过后,天已大亮开了。

  远远的天边一抹火红,昨日从西边落下的太阳,即将又要从东方升起了。

  茅屋前,两个通灵之物皆在打盹儿。

  沉睡了一个晚上的韩幽这会儿终于醒了。

  伴随着清凉的晨风,他缓缓睁开眼睛,睡眼朦胧的爬了起来。

  我怎么在外面?

  来不及回想昨晚入睡之前的事情,韩幽就豁然发现,自己简直黑的像块儿木炭。

  “这TM谁干的?”韩幽仰天大吼。

  熟睡的追风犬直接跳了起来,天性难改的犬吠不止,好好的一顿大骨头美梦,又他娘的给泡汤了。

  同样受到惊吓的铁公鸡惨叫一声,当场飞到了半空,扑扇着翅膀不肯下来,以为下方有耗子呢!

  “韩兄弟,你做噩梦了?”弄清楚声音的来源之后,铁公鸡这才松了口气。

  “我怎么成这样了?”韩幽指着自己,全身黑漆漆的,感觉连手都没地方放了。

  “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铁公鸡满不在乎道。

  追风犬冷眼旁观,想知道它要如何解释,按照老柴棍的吩咐,真相是不能这小子知道的。

  铁公鸡缓缓降落在地上,微微沉思“昨晚你不是晕过去了?我和老花也没法子将你弄回茅屋,动用法术神通吧,又怕不小心伤到了你。

  所以我两个就只能在这里守着,后来李大牛他们终于把那怪物斩了,这不一坨血恰好溅到此处,我和老花躲得较快,结果全溅你身上了。”

  追风犬目瞪口呆,听得耳朵都竖起来了,这他娘的也行?

  韩幽扫视了一眼周围,除了他躺过的那儿,其余地方没有丝毫那所谓的血迹。

  “昨晚我是怎么昏过去的?记得在昏迷之前,你好像说过一句得罪了不是?”

  追风犬汪了一声,看向了铁公鸡,表示它也很想知道这事儿。

  铁公鸡清了清嗓子,脸不红心不跳否认道:“没没没,绝对没有这事儿。你还记得那怪物身边的浓雾吧?

  对于境界过低者来说,那雾气堪比迷.药,本来是要提醒你的,结果不小心给忘了。”

  追风犬瞪大了眼睛,太扯淡了吧?

  韩幽满脸的不信,但又无可奈何。

  趁他不注意时,追风犬急忙换了一个表情,故作镇定:“汪,你不去洗一下吗?”

  韩幽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怪味儿,抬起胳膊闻了一下,实在是有些难以描述。

  追风犬揶揄道:“很香吧?”

  韩幽一言不发的转身向茅屋走去。

  剩下两个动物当场如释重负,赶忙逃离了这里。

  在回去的路上,两物并肩而行。

  追风犬人模狗样的擦了一把冷汗,龇牙咧嘴道:“我都替你着急,生怕他刨根问底。”

  铁公鸡叹了口气道:“唉,总算是可以去交差了。”

  拱桥对面,相比其他人的居所,老谷主的茅屋显然要大上一些。

  此刻满屋里共有七人,全都席地而坐。

  从他们严肃的表情可以看出,显然在讨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在我看来,那玩意儿简直聪明至极,它故意把我们引到了浓雾之中,因为在那里,它几乎是杀不死的,就算身体碎了,也能瞬间重组。”李大牛端起面前的茶杯,大概是觉得有些烫嘴,晃了晃又放在了地上。

  赵屠夫狠狠的抽了一口旱烟,吞云吐雾间说道:“幸亏谷地深处那扇废弃的石碾子突然发威,不然死战到最后,我们肯定会被活活累死。”

  这时对坐的哑叔指手画脚了一番。

  紧挨着的张寡妇立马会意:“他的意思是说啊,要不是那怪物法力不高,我们昨晚根本就撑不到那个时候去。”

  哑叔铆劲儿的点头,不觉给作为翻译官的张寡妇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在这七个人中,除了打瞌睡的老谷主之外,也只有聋伯左看看的右看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始终沉默不语的二长老这会儿看了身旁谷主一眼,颇有些无奈:“师弟,三师弟?该醒醒了。”

  熟睡的老谷主流着长长的哈喇子,似乎是美梦正酣的嘀咕道:“嘿嘿!好白的屁股,还有一颗小红痣…”

  二长老等人一阵尴尬,怎么就摊上这么个谷主了呢?

  张寡妇更是俏脸通红,悄悄的握紧了拳头,这老不正经的老柴棍,到底是什么时候偷看的?

  李大牛也是惊讶的瞥了村长一眼,差点就说了句幸会幸会,原来都是同道中人啊!

  二长老干咳一声,加大了声音喊道:“师弟,该起床了!”

  老谷主梦里一惊,差点跳了起来:“吃早饭了?无量那个天尊,原来在开会啊,刚才说哪儿了?”

  众人一致无力的低下了头,唯独张寡妇紧咬银牙,恨不得将这个老流氓给吃了。

  睡眼松醒的老谷主恰好和她对上,不知死活的叫道:“张翠花,你为啥盯着老夫,我脸上有痣吗?”

  赵屠夫几人抬起头来,不禁面面相视,这今天怎么还跟“痣”杠上了呢?

  只有李大牛听得心惊肉跳。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的张寡妇终于崩溃了,张牙舞爪的扑向了谷主:“你个老流氓,老娘跟你拼了…”

  赵屠夫几人彻底怔住,不明白张翠花为何突然暴走,莫非是发生了什么肉眼看不到的事吗?

  二长老毕竟人老成精,联想到刚才师弟梦里说的那颗红痣,总算是略懂略懂了!

  心虚的李大牛反应最快,第一时间拉住了失去理智的张翠花,直接就往外跑。

  赵屠夫率先回过神来,接着是聋伯和哑叔,全都跟着出了茅屋,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茅屋里的老谷主还没反应过来:“这张翠花是不是疯了啊?”

  二长老笑而不语。

  老谷主气呼呼的盯着茅屋门口,最后收回视线,两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老谷主缓缓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二长老沉吟片刻,终是摇了摇头。

  接着他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那高大的老人忽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里屋:“师弟啊,无论真相如何,希望我们不要是对立面才好。”

  老谷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这会儿外面走来了一鸡一狗。

  二长老知道它们两个作为死士的身份,平日里过得逍遥自在,不听仙武协会调遣,不被长生谷束缚。

  唯独只听命于一人。

  昨晚五行丹出炉,它两奉命去拱桥对面守了一夜,想必现在是有事情来汇报了。

  二长老长叹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撤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