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敌从成为仙二代开始

第6章 五行丹药

  长生谷地的藏经阁共有六层。

  二长老走到三层时,遇到了一个埋头苦读的独角少年。

  后者起身行礼。

  二长老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楼上走去。

  很快来到顶层六楼,二长老顺着书架逛了一圈,最终找到了一本名叫《传承录》的古旧书籍。

  他打开尘土飞扬的书本阅读了一会儿。

  书里记载的正是有关传承者的详细资料。

  身为一个真正的传承者,光基因强大还远远不够,因为有一些法术和神通,是无法通过基因来传承的。

  就像是一个力大无穷且身怀各种格斗技巧的父亲,生了一个力大无穷的儿子。

  这力大无穷或许能通过基因传承下来,但是作为经验和技巧的格斗术则无法通过基因来遗传。

  于是大人物们就想出了一个法子,那便是孩子出生以后,把那些原本无法通过基因来遗传的东西,全部通过某种手段,后天强行刻进孩子的基因链里。

  毕竟对于大人物们来说,随时都有发生意外的可能,无法像普通人那样,手把手去一步一步的教导孩子。

  通过书面传递倒也可行,只不过那样容易被奸人偷盗,甚至是抢夺。

  二长老缓缓翻开了后面一页,记载的是传承者和其他修仙者的不同之处。

  无论是普通仙变者亦或是比较罕见的异变者,其实说白了都乃基因突变。

  不过传承者就不一样了,他们本就拥有强大的基因,所以根本不会有突变这个过程。

  他们会随着年龄增长,体内的基因锁逐渐打开,那些曾被铭刻在基因链上的传承也就会自行觉醒。

  然后便会形成一个独特的标志,有可能是一个印记,有可能是出现在脑海深处的一些零碎画面,也有可能是一个生长在肉里面的器物。

  看到这里的时候,神情憔悴二长老轻轻合上了书本,已经没必要再继续看下去了。

  接着他走到小小的窗边,恰好就看见从藏经阁楼下经过的那位:“师弟,你们到底是谁?”

  ※※※

  日落之前,西方云层厚重,夕阳如火在烧,峡谷深处突然就开始起雾了。

  浓雾中夹杂着诡异的血色,从谷地深处慢慢升腾而起,仿佛将夕阳余晖都吞噬了。

  拱桥这边的小茅屋里,本来学人家打坐想要领悟点儿技能的韩幽也不知怎么搞得,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且这一睡直接就睡到了傍晚。

  清醒后的韩幽伸了个懒腰,打算先洗刷一番,然后去别家蹭点饭吃,安慰一下自己咕咕乱叫的肚子。

  这会儿外面有风吹过,晚风竟不似以往那样带着淡淡的清香,反而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难闻味道。

  不过韩幽也没太在意,他翻身下床,走向茅屋一角。

  铜镜旁摆放着一个青铜脸盆,韩幽在打水之前,他先是习惯性的照了一下镜子。

  镜中的少年除了有一些黝黑,其他地方实在是挑不出毛病。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如惊雷落地,胆小的韩幽心头一震,急忙扔下脸盆,转身向外走去。

  外面的天空黑沉沉的,头顶笼罩着一层莫名气机,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走出茅屋的韩幽向前挪动了几步,总感觉背后凉嗖嗖的,然后他回头观望。

  恰巧就看到了一幅可怕的画面,当场将他惊呆在了原地。

  谷地深处浓雾滚滚,雾霾中有一个满是触手的巨大怪物,如一座行走的山峰,正一步一步,缓慢而有力的向外走来。

  那怪物全身血红,长着两条如柱子般粗壮的人腿,没有脖子和脑袋,却有八条正在挥舞的巨大触手。

  韩幽使劲儿的咽了咽口水,全身汗毛无一例外全都竖起来了。

  生死攸关之际,韩幽只能想着这里的导师,可TM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难不成早上冲进谷地深处寻找长生果树的那一群人,全都被这大个儿章鱼给吞掉了?

  至于剩下老谷主和二长老那两个老货,看样子应该是选择积极跑路了。

  韩幽不禁骂了一句:“你个老柴棍,还有你个高大的电线杆子,千万别让我逃出去…”

  后边浓雾铺天盖地,韩幽连滚带爬,想要跑出一条生路。

  这时的章鱼怪发出了一声如婴儿般的尖叫,伴随着空气中一阵古怪的腥臭味袭来,一条触顺着整个峡谷,而后猛的抽了下来。

  韩幽双腿一软,绝望的瘫在了地上。

  他死死的盯着那条即将落下的巨大触手,那种力量一旦抽打下来,整个谷地将没什么东西可以幸存。

  如他这样弱小仅限于名义上的仙变者,后果可想而知。

  那触手遮天蔽日的拍了下来,韩幽只能抱住脑袋,表示最后的倔强。

  然而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仿佛穿透了云霄:“急急如律令~”

  本来打算等死的韩幽,心里头总算燃起了一线希望。

  抱着脑袋扭头看了一眼,就看见身为执事的李大牛腾空而起,迎着那条巨大的触手,直接就冲上去了。

  接着便是聋伯哑叔,婀娜多姿的张寡妇,平时很少露面的赵屠夫,前后一共五人,全都飞上了半空。

  李大牛率先发动攻击,手捏复杂的印诀,身后顿时出现了一个差不多十几丈高大的虚影。

  那虚影随着他的真身弯腰弓背,硬生生的扛住了那条巨大的触手。

  “孽畜,害得老娘饭都没吃成。”张寡妇抽出了一根无限变长的裙带,缠住了怪物的另一条触手。

  赵屠夫嗯了一声:“我也一样。”

  聋伯看了一眼哑叔:“他两在说什么?”

  后者比手画脚的,更不知在说什么了。

  李大牛喘着气道:“谁来扛着,让我歇会儿。”

  余下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出手相助。

  赵屠夫的一把杀猪刀直接捅了出去,聋伯的烟斗变得比他人还要大。

  倒是哑叔自带特效,口中阿吧阿吧的念着,无数金色字符打了出去。

  几人一并出手,那怪物似乎有些不敌,慢慢的退回到谷地深处,隐没在了浓雾之中。

  李大牛等人紧随其后,全部冲了进去。

  谷地深处灰蒙蒙的雾霾之中,顿时电闪雷鸣,打斗声不绝于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