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敌从成为仙二代开始

第十三章 老柴棍又访竹林

  烧了两大锅热水,洗了足足三遍。

  这会儿站在铜镜前面,换了一身崭新行头的韩幽,其实是个挺帅气的十八岁小伙。

  跟学校里那些个所谓的校草相比,他差的应该只是一盒化妆品和一个超跑而已。

  记得将他养大的那老爷子就曾说过,你小子五官还算长得不错,就是黑不溜秋的有点大煞风景,不然找个老婆应该是没问题的。

  每当韩幽想起这话的时候,就总觉得自己是找不到老婆的那种。

  幸好后来有一算命的替他算了一卦,说什么此生注定命犯桃花,总算是将他心里压了多年的那块儿石头给落下去了。

  至于那所谓的命犯桃花,韩幽倒也没那么大的野心。

  能有一个贤惠的媳妇儿陪着,度过余生风平浪静,老来双双落个寿终正寝,就已经算是前世烧过高香换来的大富大贵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平凡到让人笑话的理想,反而变得有些不切实际了。

  天地间的那一场红雪,大世界之外的这小世界,能说善道的鸡狗,会唱山歌的水牛。

  还有二长老那一卦背后有关自己的身世。

  这半个月来所经历的一切,那一样能让人感到平凡气息了?

  尤其是有关身世那一块儿,最让韩幽头疼。

  你说你们,做个普通人不好吗?

  我就当是你们狠心抛弃了我,我不去找你们,你们也不用记挂我,此生不见,两不相欠!

  可你们偏偏都不是普通人,恰巧我偏偏又知道了此事。

  然后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你们是不是遇到了天大的难处?

  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怪你们了不是?

  韩幽走出小楼,站在楼前发呆了一会儿,他苦笑道:“就我这样,地理学的一塌糊涂,该上哪儿去找你们?”

  他顿了顿道:“喏,还有我这身板儿,连普通壮汉的一拳都接不了,更别说那些能飞天遁地的了。”

  不可能每个人都像这里的村民,那般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到时候遇到一些不讲理的,稍微发生点矛盾,不仅身世没有找到,反而还被人一巴掌拍成了一抔黄土,那岂不等同演绎了一场笑话?

  就像先前那个紫袍公子一样,你明显没有去招惹他,可他就是要站出来针对你。

  你能有什么办法?

  起先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如果三次四次的谁能忍住?

  而忍不住的后果显然就是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算了,不乱想了。”韩幽学人背搭着手,迈步向前走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设法离开这里。

  之前二长老替他算了一卦,知道部分身世之后,韩幽的确想过要留下来。

  直至昨天中午那会儿,他被藏经阁连着弹飞了整整五次,于是想要留下来的那个想法,也就彻底被磨灭了。

  据说藏金阁那玩意儿一甲子才开启一次,总不能真在此地等上个六十年吧?

  估计真到了那个时候,按算七十多岁的他,光从外表上看,肯定是这个村里最老的人了。

  想到那样一个勾腰驼背颤颤巍巍的自己,有可能还要面对依然年轻的燕倾云、杨二憨等人,韩幽就不禁打了个颤,说什么都得回到外界才行。

  大不了出去以后寻访名山古迹,说不定有机缘还能再遇到一位脚踏虚空的老神仙。

  最好是须发皆白颇具风范并且没有任何规矩就可以收徒的那种。

  然后拜师学艺,修炼神通。

  师成之后,再去寻找父母。

  就算到时候运气不好,再也遇不到神仙高人,无缘变强之路。

  也无缘找到他们。

  但至少他韩幽努力过,当某一天白发苍苍时,也就没那么多遗憾了不是?

  竹林中有一条青石铺成的小道,连接着村里的其他各家各户。

  韩幽走在青石道上,边走边抚摸着肚子,说起来已经有好久没吃饭了。

  这时候路的那头,老村长拎着两样黑乎乎的东西,无精打采的走了过来。

  韩幽厚着脸皮迎了上去:“老头儿,有吃的吗?”

  老村长抬起右手晃了一晃:“花生米。”

  韩幽顿时没了兴趣,饿了这么久了,一袋花生米怎能管用?还不如去李光棍家混点面糊糊吃的实在。

  老村长又抬起左手掂了一掂:“藏了两百年的竹叶青,香醇可口。”

  韩幽算是彻底的失望了,作为一个标准的三好学生,自幼就跟烟酒无缘,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好酒,还不如一杯温开水来的过瘾。

  老村长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斜着眼道:“你个土包子。”

  韩幽懒得跟他计较,主要是现在有点饿了,感觉连吵架的力气都没了。

  还是先去蹭一点饭吃,等吃饱喝足之后,再回来跟这老头儿吵架。

  而且这一次必须得吵赢,只有吵赢了才有回到外界的希望。

  昨天二长老也说了,已经解除对他的怀疑了,想来想去,好像也没什么理由再留着自己了不是?

  “等着,我先去找点儿吃的…”韩幽这已经算是在下战书了。

  老村长见他要走,就随便找了一地儿坐下,不慌不忙的说道:“本来打算喝完了这一顿,就给你一个差事,送你回外界去的,可是现在看来啊,你好像挺喜欢这里…”

  韩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边掏耳朵边倒退了回来,缓缓的蹲在老柴棍身前,这才小心翼翼问道:“村长大人,您刚才说什么来着?”

  老村长嘿嘿一笑:“怎么?改变主意了?想要留下来喝点儿?”

  韩幽铆劲儿的点头:“嗯嗯嗯,改变了,只要你能让我回去,喝多少都不成问题。”

  老村长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

  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酒坛和那半袋花生米,接着又像是变戏法般的,也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两个青铜酒杯,一边往里倒酒一边说着:“我们在外界的使者年纪大了,想要回来颐享天年,但是目前村里头没有能接替他的人选,经过几大长老商议后决定,就打算放你回去,由你来接替那位置,毕竟你来自外面,对外面的一切都比较熟悉不是?”

  两个酒杯都倒满了,老村长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那杯,就着花生米一饮而尽,继续说道:“当然了,如果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肯定不会勉强,这点你大可放心。”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幽也只好端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杯酒,试探性问道:“你们在外界的使者?那都需要做些什么?”

  老村长斜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中端到一半的酒杯,那意思明显是你不喝酒,就不要跟老夫聊天。

  韩幽无计可施,只能有样学样的一饮而尽,结果差点被呛了个半死。

  老村长摸着下巴颏笑了:“这还差不多,反正在我们这个村子,不喝酒的男人基本是泡不到妞的。”

  韩幽放下了酒杯,酒的后劲儿自喉咙反冲上来,眼泪都给他呛了出来:“老柴…哦不,村长大人啊,至于泡妞这事儿吧,可以迟些再说,能不能先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

  老村长又一次倒满了两个酒杯,没好气道:“急什么?先喝他个半身不遂再说…”

  韩幽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对饮,只是接连着几杯下肚,便有些身不由己的微醺了:“老爷子,我觉得吧,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儿要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