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敌从成为仙二代开始

第4章 昆仑来客

  位于谷地的西北方向,此时那半山腰骤然出现一个黑洞,继而一道彩虹载着三个身穿长袍的青少年,直达谷中。

  长生谷渺渺几人大都站在自家茅屋前观望,前去迎接的只有老谷主一人。

  形如枯木的老头儿上前两步,面对着驾驭虹桥而来的三位年轻人,大大咧咧道:“小伙子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领头的青年身穿白袍,腰里拴着个黑色铁笛,看上去温文尔雅,且彬彬有礼:“晚辈欧阳神牧,见过燕谷主,我们的到来,可能要叨扰大家清修了。”

  后面那两个少年也都跟着行礼。

  老谷主笑呵呵走了过去,拍了拍欧阳神牧的肩膀:“小子客气了,再过个两年云儿就要嫁给你了,都是自家人么!”

  欧阳神牧再一次行礼:“承蒙燕谷主的厚爱,晚辈冒昧一问,倾云她人呢?”

  老谷主摆摆手道:“甭提了,那小妮子让我给惯坏了,整天跑来跑去的,又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等以后过了门啊,你可不能再惯着她了,该教训的时候就绝不能心软。”

  欧阳神牧低着头道:“不敢不敢!”

  老谷主像唱反调似的,昂起头道:“有什么不敢的?这事儿我说了算,可不能让她这样一辈子都无法无天。”

  接着他一拍脑门儿:“嘿,你看这我记性,说着说着就把正事儿给忘了,聋伯和哑叔他们正在焚香请长生果下树,可能还得需要片刻,你们且随我来,先到观里歇上一会儿。”

  三个年轻人客随主便,跟在老谷主的身后。

  除了欧阳神牧之外,其他两个少年从未来过这里。

  此刻边走边欣赏这周围风景,比起昆仑道来,是有点差别大了。

  四人走了一段之后,步入了一片满是猫尾巴草的草坪。

  眼尖的欧阳神牧随意一瞥,就看见不远处那草丛里头,有一只浑身雪白的公鸡,正挽着脖子在那打盹儿。

  它旁边还有一条夹着尾巴的花狗,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像是已经死去有多时了。

  欧阳神牧问道:“前辈,它们就是传说中的那两个仙灵,铁公鸡和追风犬吧?我之前来的时候都没见过。”

  老村长头也不抬的说道:“它两在粪堆里都能睡个三天三夜,你又不住在这里,没见过也是很正常的。”

  欧阳神牧淡然一笑。

  继而将目光转向了茅屋,恰巧就看到坐在竹编椅上那个懒洋洋的少年。

  两人远远的对视一眼,接着又不约而同的挪开了目光。

  收回目光的欧阳神牧继续跟着老谷主前行,四人很快离开草坪,踏上了一座拱桥。

  拱桥的对面正是长生谷主殿,门匾上写有“长生观”三个大字。

  直到这时铁公鸡才抬起头来,望着那几人的背影,很是不屑。

  翘着二郎腿的韩幽问道:“感觉你两不是很喜欢他们?”

  铁公鸡毫不掩饰的点头:“对啊,你别看他们表面上谦卑,但在心底,其实早就以神灵自居了。”

  原本装死的追风犬这时也活过来了,冷哼道:“说实话,我们很难喜欢一群高高在上的神灵。”

  作为一个曾经非常向往昆仑道的人来说,韩幽也不好发表意见。

  这时草丛里微风拂过,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随风传来:“你们在说什么呀?什么神灵?”

  追风犬闻声而动,狗眼锃亮的看了过去:“汪,你的姘头来了,还不快去做点儿那啥?”

  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旁边,挎着竹篮的红衣少女走了出来:“嗯?姘头是啥?”

  铁公鸡生怕某日又天降神掌,赶忙打圆场道:“那个,这是大人们才能用的词儿,你就当它说的是你未婚夫吧!”

  红衣少女茫然的“哦”了一声。

  大概是觉得不太含蓄,又立即反驳道:“别瞎说,我才没有未婚夫了,那都是我爷爷酒后失言。”

  趴在地上的追风犬又嚷嚷道:“没天理啊,好好的一朵鲜花,让她爷爷给插牛粪上了。”

  抱膀子看戏的韩幽强忍着笑意。

  正在这个时候,竹林里有人一步一丈量,缩地成寸,极速而来。

  “追风前辈,神牧可曾得罪过你?这样的比喻不太好吧?”

  随着这话音,自原路返回的欧阳神牧翩然而至,身上的白袍微微飘动,整个人纤尘不染。

  反观此时的追风犬,它倒像是吞了个铁球,噎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汪,这就有点儿尴尬了,不过牛粪好啊,牛粪可以当肥料,肥料可以浇花灌草,简直和鲜花是绝配,这是我由衷的祝福。”

  旁边的铁公鸡频频点头:“有道理,确实有道理,原来牛粪也是很有价值的嘛!”

  两物配合到天衣无缝的损人本领,在韩幽看来简直登峰造极了,只要是人必能气个半死。

  然而欧阳神牧却表现得非常冷静,反倒是笑了一笑:“久仰两位前辈的大名,今日总算是领教了。”

  铁公鸡昂首挺胸的故意装傻,像是完全听不懂他言外之意的讽刺,和那条铁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追风犬异口同声:“过奖过奖…”

  欧阳神牧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脸色渐渐的拉了下来,最后看向前方那个挎着竹篮的红衣少女,这才又有笑意流出:“倾云,好久不见!”

  红衣少女问道:“你哪位?我们认识吗?”

  欧阳神牧怔住了,于是他不得不以苦笑来掩饰尴尬:“两年不见了,你还和以前一样顽皮。”

  红衣少女偏着脑袋想了想道:“噢,我记起来了,你可不就是两年前偷我爷爷千年玄铁的那人?”

  追风犬看热闹不嫌事大,义正言辞道:“何至如此啊?他简直什么都偷,连你爷爷唯一的孙女都快被偷走了。”

  这下欧阳神牧的眸光有些冷了。

  不过追风犬也不是善茬,毫不示弱道:“怎么?嘴长在我身上,还不让我说话了?”

  显然被气到的欧阳神牧握紧了拳头。

  追风犬继续叫嚣:“汪,想打架啊?正好,老白好久都没练了,爪子早就痒了。”

  旁边正准备打盹儿的铁公鸡差点晕倒,这TM怎么说话的?

  最终欧阳神牧还是松开了拳头,看着不远处那个身穿红衣的少女,轻声道:“倾云,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红衣少女果断摇了摇头。

  欧阳神牧张了张嘴,以优雅姿态出场的他,这会儿明显被呛得说不出话了。

  “你们继续,我要回家啦!”

  临走时的少女回眸一笑,对作为局外人的韩幽说了一句:“小师弟,记得早点来吃饭呀!”

  直到此时此刻,欧阳神牧这才转移目光,瞧着那个先前被他忽略的少年。

  本来打算看戏的韩幽只好摊了摊手,这仇恨拉的,简直精彩极了。

  可他这无意间的动作,在欧阳神牧看来却像极了挑衅,整个人瞬间杀气弥漫:“阁下是从何而来的勇气?”

  韩幽顿时一脸的莫名其妙:“waht?”

  从小就在昆仑道长大并且很少出远门,自是不懂别国语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