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极典

第一卷 丹帝再世 第三章 月寐

极典 爱吃凉薯的龙 4549 2021-03-01 17:03

  “弟子月寐拜见师傅!”

  瓜娃子这莫名的举动弄得药师一头雾水,其余人倒是如同看热闹一般。

  “我何时成你师傅了?你可别乱喊。”药师何问生反问道,他怎么不记得自己何时教过瓜娃子什么东西。

  况且药师可是答应过村长,不能教瓜娃子修炼的。

  “前世的我在白莲洞府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您的丹道传承。”瓜娃子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当时必须立下誓言拜您为师才能获得您的传承......所以,您当然是我的师傅。”

  觉醒记忆后的月寐,也就是瓜娃子。回想起十五年间偶然观看药师炼丹就能联想起自己从未见到过的师傅何问生,无论是丹道理念,手法等都非常相似。

  “哈哈哈好!好!”何问生忍不住肆意的大笑起来,开口道:“没想到你我之间还有这般缘分。”

  “瓜娃子那今天我就将全部的丹道传承统统给你。”药师何问生喜出望外道:“没想到黑袍人说你小子能给我想要的原来是这个意思,哈哈哈。”

  “嘣!”

  就在何问生高兴之际,月寐直接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打断何问生祭出传承。

  “师傅,弟子已经将您的传承改善,并收了一名弟子将其传承下去。”

  “如若不出意外,想必如今我那位弟子已经是天凌大陆顶级的炼丹师。”

  月寐说出这话时满是自信。

  闻言何问生微微一愣,旋即笑道:“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嘤嘤嘤!”裁缝此时忍不住笑出声来,朝着何问生说道:“炼药的,还不明白吗?瓜娃子的意思是他比你的丹道更强,已经不需要你的传承了。”

  “哼!大言不惭。”何问生冷哼一声,对于自己的丹道他是何其自信,指着跪地的月寐说道:“你给我站起来!”

  月寐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目光毫不畏惧的看着何问生。

  从月寐的眼神当中,何问生没有看到胆怯,反倒是信心十足。

  “月寐!”何问生不再喊他瓜娃子而是喊其名字,严肃道。

  “你终究是我弟子,如若你丹术超过了我,我自然很是高兴。”何问生此话不假。

  “可你没有获得我全部传承,竟然胆敢说超越为师,不知你是自信,还是狂妄!”

  何问生语气不但没有半点生气,反倒是有点兴奋,继续道:“凌天大陆每隔百年会有一场顶级的丹道大赛,你可知晓?”

  “师傅说的可是百炼丹会?”月寐询问道。

  “没错。”何问生说道:“你可有参加?名次如何?”

  说到这里,大量的回忆在月寐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师傅当年获得百炼丹会第一名,名字永刻丹榜!”

  “弟子也曾参加,获得第一名,同样名留丹榜。”月寐继续道:“怎能弱了师傅的威名。”

  “哦?”何问生眼前一亮,倒是有些小瞧了月寐。

  “你能获得第一倒是有些本事,丹榜位居第几?”

  丹榜,只有百炼丹会第一名才有资格在上面留名,根据最终决赛时所炼制的丹药作为参照。

  丹榜存留了至少万年,能在上面留名的无不是各个时代的丹道巅峰之人,这是一个跨越时代的斗丹。

  “药师何问生,丹榜排名第二。”

  蜃景村的众人皆为一个时代的人,彼此之间还是比较了解的。

  百炼成神百年一次,也就意味着每过一百年就有一位丹道天才有机会名刻丹榜,然而丹榜之上只能存在十个名字,唯有强者才能留芳百世。

  月寐并未直接回答何问生的问题,而是侃侃道:“前世,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丹道一途,对其痴狂。”

  “当年我仅仅是一名毫不起眼的小丹童,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师傅您的丹道传承,改变了我的一生。”

  “自此之后我的丹道天赋犹如被激发了一般,开始四处收集丹道秘典,花费了整整八十多年的时间不断学习并改善您的传承,最终才迎来了百炼丹会。”

  “百炼丹会的最终决赛,由于我自身实力过于弱小,丹成之际险些失败。”

  说到这里,月寐长叹一口气,旋即又欣慰道:“还好有我妻子在。”

  “在她的帮助下,我取得了百炼丹会的冠军,并名刻丹榜第一!”

  丹榜第一,这代表什么?可谓是凌天大陆前无古人的第一!

  “你,你小子!”何问生听完月寐的讲述内心激动不已,可是同样心中也有些许疑问:“难不成你妻子也是一位丹道大师?”

  “我妻子对丹道一途并无涉及。”月寐回答道。

  “那她又是怎么帮的你?”

  何问生很清楚,炼丹时如若别人想帮你唯有两种可能,炼丹实力接近或者超过炼丹者本身。

  “因为丹成之际,招来天劫!当时只是金丹境界的我根本无力抵挡天劫的余波。”

  月寐的话如同一道惊雷。

  天劫!这意味着什么?传说只有修行者飞升之时会招来天劫,只有度过天劫才能飞升神界。

  为何炼丹会招来天劫?

  “难……难……难道你炼出了神级丹药?”何问生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月寐毅然的点头,一身傲气迸发。

  “瓜娃子你牛!”屠夫竖起大拇指对着月寐喊道。

  何问生完全愣在原地,身为炼丹大师,他深知神级丹药的意义,那是他一生的追求,最终才憋出一句话:“论打架我可比不过他们,论丹道你已青出于蓝,我这传承倒也没必要拿出来了。”

  其余人看待月寐的神情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只是都未曾开口。毕竟丹榜第一,足以说明一切。

  月寐对着何问生行了一个师徒礼后,神情严肃的说道:“追其本源!”

  追其本源,短短的四个字却是如同一道惊雷般在何问生的脑海中炸响,又好似从无边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

  何问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月寐看着眼前那枚银白色的戒指,深吸一口气,将其接过,毫不犹豫的戴在自己左手中指上。

  他内心很明白这枚戒指代表着什么,这是七位前辈一生的传承,也是一生的成就,对自己而言更是难得的机遇。

  一个时辰转瞬即逝。

  此时月寐的身上再次亮起微微金光,身体也极其缓慢的升腾起来,臂膀上的神秘塔型图案即将带月寐离开蜃景村。

  月寐即不舍却又很期待。

  不舍七位如同亲人般的前辈,毕竟此处一别再见已不知是何时。

  然而期待的是一百三十年后的天凌大陆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未来的路又该如何走。只有走出了蜃景村,才有机会追逐自己妻子的脚步。

  蜃景村的众人在离别之际反倒并未表现出什么不舍,只是齐齐望向缓缓升空的月寐,除了何问生依旧在领悟着什么。

  裁缝的那份艳丽动人,厨子的那张死人脸,屠夫的口无遮拦,铁匠的暴脾气,农夫的严厉,药师那老态龙钟的模样以及村长的那份波澜不惊都深深的印在月寐的心中。

  “弟子月寐,就此拜别七位恩师!”

  月寐话音刚落,他浑身的金光瞬间大亮。带着他犹如一道闪电般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内,朝着南方飞去。

  何问生也是回过神来,七人皆是会心一笑,月寐这一声“恩师”所传达的便是他将继承所有人的传承,以后月寐便是他们的弟子。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瓜娃子。”屠夫歪着头望着月寐离开的方向轻声道。

  农夫嘴角微微上扬,语气肯定的道:“能不能再见不好说,但是他必定能超越我们所有人。”

  何问生却是喃喃道:“瓜娃子,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份大礼啊。”

  “事情已了,散吧!”

  自此,蜃景村再次恢复往日的平静。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