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七章:给你一条活路

隐道 易水川 4921 2021-03-01 17:02

  陆一涵刚要跳下卡车,看到祝泗萍颈脖上和手臂上的伤口鲜血不断涌出。以他行医的经验看,再不止血,十余分钟后,她必死无疑。

  “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陆一涵一咬牙,将身上崭新的囚服撕成布条,给祝泗萍包扎伤口。

  “好了,暂时死不了。但是那边战斗要是继续下去,就不是我的问题了。”陆一涵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觉得奔向右侧的小巷子最安全。

  可他刚要行动,手上传来冰冷的气息。

  “只要我不死,你们谁也别想逃走!”

  “我靠!”陆一涵看着手上铮亮的手铐连着祝泗萍的手,忍不住骂道。

  祝泗萍看到自己手臂上缠着囚服撕成的布条,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但是语气依然冷酷地说道:“别以为救我就能逃之夭夭。”

  说完,她又昏迷了过去。

  “这是什么世道呀,怎么做件好事,还能把自己给作死?!”

  陆一涵看着又昏迷了过去的祝泗萍,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装什么大尾巴狼?把自己给装死了吧!

  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万芮涛的劣势越来越明显。

  那名女中校冷声道:“星河行者的四级修者也不过如此。今天一定要将你拿下,为我们死去的战友复仇!”

  陆一涵现在是心如火焚,伸手摸遍祝泗萍的全身,就是没找到钥匙。把他气得真想砍断祝泗萍的手。

  突然,街道传来一阵颤抖声,是有大部队齐步向这边跑来。

  万芮涛大笑道:“你们人多,我就不跟你们玩了。云棠戈,你告诉那个薄情寡义的徐文武,我万芮涛迟早会割下他的人头,祭拜我的妹妹!”

  说完,他一跃,就落到陆一涵身边,说道:“还不走,就这么想死吗?”

  看到陆一涵身上破碎的囚服,还有他手上的手铐,再看到祝泗萍身上的伤口缠满囚服撕成的布条。万芮涛摇头道:“小子,你真能作!祝你被吊死的时候,心情愉快!”

  说完,他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女中校问道:“追吗?”

  云棠戈苦笑道:“你觉得你能追得上星河行者的‘赶尸人’,就去追吧。”

  许芩茹讽刺道:“又给自己的怯懦找借口,回总部我看你怎么向部长大人交差!”

  说着他转身怒吼道:“带上受伤的战友,我们撤!”

  云棠戈很反感地看着她离去,之后冲到卡车后面,看到昏迷的祝泗萍脖子上缠着的布条,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包扎得很专业嘛,我印象中你就是一个街头小混混,怎么还会包扎伤口?”

  那名女中校拎起趴在一辆偏三上昏迷不醒的警员,丢到一边,然后把车开到卡车后面。解开祝泗萍手上的手铐,铐在云棠戈手上,说道:“你的注意力是不是应该放到祝泗萍身上,她要死了!”

  云棠戈笑道:“她的体质好得很,死不了。不然我也不会为了把她调到监狱,让她犯点小错误。”

  男中校看着云棠戈,说道:“既然不追万芮涛,那我就回去处理我的案子了。要不你给我再支援几个死囚?”

  云棠戈指着陆一涵,说道:“要不你把他带走吧,反正他也是必死之人。”

  男子皱眉道:“一个不够呀,最少再来三个。”

  云棠戈说道:“那你只能再等两天了,一个月之内到死期的只有他一人。”

  祝泗萍突然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苏霞,你跟叶惟情能否回避一下,我有话要跟他说。”

  叶惟情露出玩味的笑容,说道:“你们慢慢聊,我跟苏霞到那边去谈情说爱去了。”

  苏霞怒道:“我呸!现在说得好听,一到床上你就萎靡不振。我想要个女儿,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给我造出一个……”

  等那两人走后,祝泗萍立即拉下脸,责问道:“你为什么不把陆一涵直接送总部,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云棠戈低下头,一副很无奈的口气,说道:“我也想把他送到总部呀,但是他到了总部,还有你什么事情?徐文武会把他调到监狱吗?”

  祝泗萍低吼道:“有什么不可以,总部一直很民主,只要是修者自愿,都可以调到任何部门。陆一涵已经答应我,愿意到监狱接替我的位置。”

  云棠戈微微摇头道:“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会知道的。他如果去了总部,肯定只能选择‘夜之吟唱’。那是一条什么样的修炼序列,你应该很清楚。”

  祝泗萍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不管,我就是要离开监狱那个鬼地方。如果你不能做到,我就自己想办法,但请你不要在背后搞七搞八!”

  云棠戈说道:“行,你有能耐那你就自己去想办法吧。”

  也许是气火攻心,祝泗萍嘴角又溢出鲜血。

  云棠戈转头对正在路边说说笑笑的叶惟情和苏霞喊道:“苏霞,麻烦你把祝泗萍送往医院。”

  他的表情很平淡,但是谁都听得出,语气中满是关怀。

  两人走过来,叶惟情看着云棠戈,嘲笑道:“你赶紧回去看看审判之剑的问责书吧,看看他们的文笔是不是有点小进步。”

  云棠戈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跑了一个罪犯,还跑了万芮涛,犯如此大的错误,难道还不允许别人说几句?”

  “报告长官,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一队百余人的警员跑到他们身边,一名上尉从摩托车下来,对云棠戈他们行礼后,问道。

  云棠戈说道:“没什么事情,把你那辆摩托车给我借用两天。”

  说完也不管人家他不同意,拉着陆一涵就跳到车上,向着监狱的方向飞驰。

  一路沉默,直到行驶到一棵大树下,云棠戈才把车停在树荫下。

  云棠戈问道:“你干嘛要救她,就因为她漂亮吗?我看你毛都没长齐,还是个红花仔吧?”

  陆一涵本想跟他套一下近乎,说不定还要活下去的希望。结果一听他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喊道:“谁像你思想那么龌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懂吗?”

  云棠戈诧异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在监狱呆久了,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小混混的一些黑话,一些新名词了?”云棠戈取出车钥匙,插到耳朵里,一边挖一边说。

  陆一涵见他挖出耳屎后,居然擦到自己的囚服上,恶心得要命,怒道:“说了你就能懂吗?别擦了,你恶不恶心呀!”

  云棠戈嘻嘻笑道:“我不恶心呀,还觉得很开心。算了,看在你救了祝小美女的份上,我给你一条可能有机会活下的路,你愿意尝试吗?”

  陆一涵心中大喜,呆在监狱里,一丝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如何不愿意,问道:“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

  云棠戈说道:“看把你急的,先听我说完。”

  云棠戈跳下车,从车斗中捡起刚才游行民众落到里面的两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丢一个给陆一涵,问道:“刚才那两人你认识吗?”

  见陆一涵摇头,云棠戈咬了一口苹果,然后瞪着他,边嚼边说道:“连他们两个都不认识,你也好意思在帝都混?他们可是正义之光第四和第二特别行动队的队长。专门收拾你们这些小混混。

  “今天叶惟情找我,本来是要带着你们两人去一处凶杀案现场,帮他处理一点问题,结果……,他也就只能放弃了。

  “但是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带你过去。不过我先跟你说,那处凶杀案现场很恐怖,可能还会有超级病毒。你很可能会死得很痛苦,很难看。也可能没有这些,你自己选择吧。”

  “还选择个屁呀,我有选择的资格吗?王八蛋!”陆一涵心里骂了一句,脸色却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问道:“那我的活路在哪里?”

  云棠戈说道:“只要你能从里面走出来,接受我们的检查,确认没有感染任何病毒,我们就放你走,说不定你还有一场大造化。”

  陆一涵还是不怎么相信他的话,因为在前面那个陆一涵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死刑犯被释放的先例,连三十年一次的皇帝特赦,都没把死刑犯放到其中。

  他问道:“那要我怎么相信你?”

  云棠戈愣了一下,大笑道:“你想要怎么相信我?你觉得你还有谈判的机会吗?你有资格跟我谈吗?你唯一能选择的是,去,还是不去!”

  陆一涵也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咬牙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们要给我提供一些设备。”

  云棠戈说道:“没问题,我们正义之光还是很讲人道主义精神的。”

  说着,他将陆一涵从座位上拎起来,打开座椅下的工具箱,里面有一套防护服和一个防毒面具。

  陆一涵点头道:“行,我接受这个任务。”

  云棠戈给他解开手铐,但是没给他解开脚链,说道:“我把你送到地方后,你就听刚才那个男子,也就是叶惟情的话就行了。”

  云棠戈掉转车头,带着陆一涵向着市区飞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