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三章:军部与正义之光的恩怨

隐道 易水川 4706 2021-03-01 17:02

  一听说要去医院,陆一涵精神立马焕发,想要活下去,可能这就是最后的机会。

  有了目标,他立即开始在心里谋划怎么“越狱”。可是想到一半,他就放弃了,因为现在他意识很清晰,但是身体没法动弹,那还越个屁呀?!

  “祝泗萍,别拦我!你不让我把他送到医院,他死了,你一辈子都别乱想离开监狱。”云棠戈威胁祝大美女的话,打断了陆一涵的思绪。

  祝泗萍瞪着云棠戈,但是后者眼神比她还凌厉,还镇定,让她败下阵来。只能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给他让路。

  云棠戈仔细检查了一下陆一涵的身体后,对跟在身后的两名狱警说道:“何医生也救不了他了。赶紧送往帝国军部总医院。”

  两名狱警,包括祝泗萍都愣了一下。内阁有自己的医院,为何要送往军医院?

  帝国军部总医院是楚月国最好的医院,几乎云集了整个楚月国最顶级的医者。但是内阁的医院也不差到哪里去。为何要送往军医院?这是祝泗萍等人不解的地方。

  因为别人去军医院没有问题,但是正义之光去军医院,那就有点把肉送到老虎嘴边的意思了。

  因为正义之光跟军部的关系一直不好。

  原因是帝国改制之前,正义之光的职责由军部的宪兵司令部负责。改制后,宪兵司令部的原司令主动提出,把宪兵司令部从军部划分出来,改名为“正义之剑”,由内阁直管。

  但是宪兵的权力并不改变,依然可以插手军部的事情,只要有军人违法乱纪,正义之光依然可以未经军部同意,直接抓人。

  这件事情也引起皇室和军部极度不满,但是审判之剑和内阁联手,加上宪兵司令部的坚持,最后还是划分到了内阁。

  为此,整个军部都觉得宪兵司令部背叛了军部,所以对“正义之光”极不友好。现在把陆一涵送去军部医院,那不是找抽吗?

  云棠戈见他们愣着不动,骂道:“你们死了还是他死了?赶紧动手呀。”

  见祝泗萍要说话,云棠戈看向她,又道:“你负责,把他送到军部总医院。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全权处理。有什么责任,我背就是了。”

  说完云棠戈走出牢房,把祝泗萍气得直跺脚,但是她又不敢把自己上司得罪得太过分。云棠戈发怒的时候,她每次都是冷汗直冒。

  “正义之光”虽然从军部独立出来,但还延续着军队的管理,只是换了军服,军衔并没有更改。下属对上级的命令只能执行,有疑问也要等把事情做完再问。而祝泗萍的军衔也才中尉,云棠戈可是中校军衔。

  很快,陆一涵就被抬上担架,进入一辆如铁箱子一样的大卡车中。

  陆一涵虽然不能言语,不能有所动作,但是意识很清醒。他能感受到这辆大卡车的防震好得不行。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拳头大小的一个坑,似乎都能将这辆卡车掀翻。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几乎要散架的陆一涵才等到卡车停下来的那一刻。他心中暗想,要是自己真的是重症者,只怕早就被颠簸得一命呜呼了。

  祝泗萍说道:“把徽章别上,不能丢了正义之光的脸,一会要最好的病房,就说这是很重要的病人。”

  跟随而来的四名狱警点头道:“是,长官!”

  祝泗萍下去交涉后,陆一涵很快就被送到急诊科的一间豪华病房中。

  一名带着一副大眼镜的女军医给他检查后,很粗鲁地给抽了他一大管血,交给身边的小护士。

  虽然不能动弹,但是陆一涵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感,气得他在心里怒骂道:“小娘皮,我曾经也是医生,你就不能有点医德?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怨气、怒气撒到病人身上。老子要给你个差评!”

  祝泗萍看到陆一涵的鲜血有点偏紫,紧张地问道:“他,他会死吗?”

  女军医抬头看向她,冷冷地反问道:“你会死吗?”

  祝泗萍怒道:“谁不会死?你以为你是光明神吗?”

  女军医冷声道:“我不是光明神的信徒,我是月神的信徒,月神的信徒是不会背叛月神的。而你们,呵呵呵……”

  祝泗萍只能沉默,这事跟她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原本的宪兵司令部信仰的是战神,改名为正义之光后,他们大部分人改信奉光明神。这也是整个军部最恨他们的地方。

  祝泗萍忍住怒气,冷笑道:“回答我的问题,他是正义之光很重要的病人。如果他们在军医院出了事情,呵呵,审判之剑会找你们的。”

  女军医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三天之内,应该死不了。三天之后,听天由命!”

  陆一涵听到这话,又想骂人,感情老子真的活不过这三天了吗?

  那名小护士,很快就拿来一篮子药瓶。女军医很仔细地检查所有药瓶后,才给陆一涵扎上一针,说道:“有什么情况叫我。”

  陆一涵看不到病房内的情景,但是能听到“叮叮当当”的药瓶撞击声,无奈地想着,“怎么哪个世界的医生都一样,心里都巴望着病人将自家药房的药品全搬空,就没有一人像我这样有医德,以最便宜的药品,最少量的药物医好病人的疾病。”

  那名女军医刚离开,外面传来急促而杂乱的的脚步声,六个士兵抬着一名受伤的军官闯入病房,将他放到陆一涵边上的那个空床上。

  接着,来了一名中年男军医,立即给那名军官检查伤势。

  这时,一名身着军服的上尉冲进来,喊道:“如果团长死在这里,你们都得给我们团长陪葬!”

  祝泗萍正一肚子怒火,看到上尉在病房里大喊大叫,怒道:“给我安静一点,否则先把你抓起来关几天禁闭。”

  正义之光抓军部的军官关禁闭很正常,所以她并没有因为对方军衔比她高而有了畏惧感。

  上尉看到祝泗萍的警服和高耸的胸前别的徽章,愣了一下,冷笑道:“正义之光竟敢到军部的地盘上撒野,今天我就要好好教你们怎么做人!”

  上尉手一挥,那六名士兵很整齐转身看向他们,眼中战意浓浓。

  祝泗萍冷笑道:“难道你们还敢袭击正义之光?要不就冲过来试试看。”

  “妞长得不错,很有女人味,适合我的胃口。”上尉说完,脸色立马拉下来,拔出弩枪,说道,“正义之光很了不起吗?在我眼里,手中这把枪才是正义!”

  说着,他开启弩枪的保险,指着祝泗萍的脑门,低吼道:“滚出这个病房,否则让你这朵鲜花变成牛粪!”

  面对弩枪,祝泗萍反而平静下来,将挂在胸口的正义之光徽章挺了挺,冷声道:“有本事你就开枪,看看军部敢不敢包庇你!”

  说着,她也取下腰间的弩枪,喊道:“正义之光执行任务,闲杂人等请离开这个房间!”

  那个上尉和他的手下都愣了一下,没想到祝泗萍居然敢叫他们滚蛋。不过他们很快冷静下来,这里虽然是军部医院,但不是军队驻地,正义之光有权在这里执法。

  哪怕他们是军人,除了军营之外,在楚月国的任何地方,都得服从正义之光的命令。

  但是火气一直没压下去的上尉岂会受她威胁,收起弩枪后,脱下军服,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刚从战场下来,属于休假时间。休假期间我们就是平民,你竟然拿枪对着无辜的平民,这事我们得让审判之剑评评理。”

  祝泗萍脸色微变,放下弩枪,也脱去警服外套,冷笑道:“好呀,那就以平民身份战一场,看看谁先趴在地上求饶”。

  上尉见祝泗萍放下弩枪,一个健步冲上去,右手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左手抓住她的手臂。一个过肩摔,将祝泗萍狠狠往地上摔。

  可是没有见到祝泗萍摔到地上,倒是上尉被她的大长腿缠住颈脖,借力打力,将他摔到地上。

  祝泗萍刚要拧住他胳膊,上尉一个后踢腿,脚掌直冲向她的后脑。

  祝泗萍不得不偏头避过这一击。上尉一个翻身避开她的缠绕后,身子一扭,一个拿顶,再接一个后空翻,双脚踹向前者的后腰。

  祝泗萍躲避不及,身子撞到墙壁上,发出令人胸闷的撞击声。

  上尉冷笑道:“这里怎么说也是军部医院,算是军部的地盘,你们正义之光有点飘了,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军部的威严,那我今天就陪你们玩玩。”

  他手一挥,手下那六名士兵立即冲向各自的对手。

  瞬间,小小的病房成了十二个人的战场。陆一涵眼睛突然睁开,看到房间内混乱的画面,把他吓得脸色苍白,浑身肌肉不受控地颤抖。特别是他们打到彼此身上的拳头,发出沉闷的响声。让陆一涵听得气喘胸闷,感觉那拳头是砸在自己身上一样。

  而此时,陆一涵发现他的手指能动了,接着,他发现脚趾也能动了。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陆一涵心中大喊一声。

  他趁着双方打斗,活动自己的身体。并闭上双眼,只留下一条缝,观察病房内的一举一动,等待逃亡的最佳时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