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二章:悲催的穿越者

隐道 易水川 5056 2021-03-01 17:02

  地球,一条拥挤繁华的街道上。陆一涵躺在午后滚烫的水泥路上,后脑开出一大朵鲜红的血花。

  他的表情并不痛苦,双手放在胸口,像是熟睡了一样,嘴角还有着淡淡的笑意。

  刚才,他为了救两个小学生,被失控的小车撞飞,后脑落地。这一幕很像他八岁时的一个画面……重温历史,让他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上帝的视角!”陆一涵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小,街道越来越小,高楼大厦越来越小。

  他握着胸前那个三角形的红色护身符,笑道:“姐,我去找你了,你还记得我吗?”

  然后他的视线就陷入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灵体在高速旋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一片模糊,再没有了知觉。

  等他意识恢复,就感觉后脑传来钻心的疼痛感,然后耳畔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他使尽全力,才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一个白净,但很干瘦的男子在自己身边嚎啕大哭。

  “鬼呀!”陆一涵本想大叫一声,却只是发出蚊吟般的声音。

  嚎啕大哭的蛇精病像是触电一般,哭声瞬间止住,他看着陆一涵,像是见了鬼一样,喊道:“鬼呀……你是人还是鬼!?”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饿死鬼!老子是个医生,宁可相信传销的嘴,也不会相信世上有鬼!”陆一涵在心里骂了一句。

  突然,陆一涵身子微微一震。他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他刚才听到的话,和自己心里说的话,是一种他从未听说过的语言。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一段清晰的,不属于他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

  一个高大庄严的法庭中,挂着一把巨大的金剑,金剑两侧有四个大字,“审判之剑”。

  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女子站在金剑下方,大声宣布道:“根据罪犯陆一涵自己供认,以及‘正义之光’警员的现场取证,十二位陪审团成员与本庭一致认定,罪犯陆一涵犯有屠杀罪、反人类罪……

  “根据帝国刑法,本法官以创世神的名义,判处罪犯陆一涵死刑!三个月后的今天执行绞刑……”

  陆一涵心中大惊,“三个月后的今天”,不就是后天吗?绞刑?这也太残忍和恐怖了吧?我他妈还有一天半的生命?这搞的什么名堂?我为什么要被执行绞刑?”

  他脑海快速转动,很快就“看”到了另一幅画面。

  一名黑衣人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轻轻割开他胸口的肌肉,冷声道:“我知道你还有弟弟妹妹,你想要他们活着,你就得帮我做一件事情。否则,你懂的!”

  陆一涵镇定地问道:“什么事情?”

  黑衣人说道:“你身后的小院中,出了点事情,只要你承认,一切都是你干的,就可以了。”

  陆一涵在父母闭眼之前,答应过他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

  但是这几年,他一直将弟弟妹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他们,他不相信黑衣人知道弟弟妹妹在何处,冷笑道:“你有本事就把他们找出来!”

  黑衣人笑道:“距离这里三千米外的贫民区,有个名叫阳光的学校,我想你应该知道吧?如果你不知道,我现在就带你去。”

  陆一涵大惊,颤声道:“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黑衣人拎住他脖子,身子一跃,就跳到他身后围墙的小院中。

  陆一涵看到满地碎尸,吓得小便都失禁了。他虽然是个街头混混,以收取“保护费”为只要经济来源。一天到晚打打杀杀,但他从没有杀过人,更不会如此残忍的地杀人。

  黑影人指着地上的一把斧头,厉声道:“拿起来!”

  惊恐到失去思考能力的陆一涵几乎是本能反应地拾起斧头,跟在黑影人身后,在院子和房子中走了一圈,并仔细聆听黑影人以第一人称讲述这起凶杀案的经过。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注意到,黑影人的脚板从没有落到地面上……

  走完一圈,黑影人说道:“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吧,在正义之光和审判之剑那里,该怎么说,你清楚了没有?现在给我复述一遍。”

  陆一涵机械地点头道:“我知道了。”

  听完陆一涵的复述,黑影人满意地点头道:“很好,记住,你按我说的去做,你弟弟妹妹不仅不会死,我还会想办法把他们弄进贵族学校,他们的下辈子将衣食无忧……”

  然后黑影人一掌击晕陆一涵,割伤他的身体,将他的血液撒到那些碎尸上面……

  等陆一涵醒来,已经在正义之光的监房中。本来还想洗脱罪行的他,看到那些警员拿出的证据,知道自己再辩解也无用了。而且他很害怕自己弟弟妹妹被牵连。

  于是就有了审判之剑的那一幕。

  “我是不是穿越了?”陆一涵心中生出这个想法的同时,立即恶狠狠地骂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你个王八蛋,你死就去死好了,居然还要连累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陆一涵,你个王八蛋,竟敢死在监狱,老娘要鞭尸!”一个女人的怒吼声传进牢房中,接着她又喊道,“集合所有囚犯,昨天在澡堂的人,全部给他们注射三号二型病毒,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蛇精病一听,身体打了个激灵,脸色唰的一下,立马变得苍白,扑到铁门处,大喊道:“祝大美女,祝大美女,陆一涵那小子没死,没死呀。我不要被注射病毒呀……”

  “哐当”铁门打开。一个身高一米七,一头栗色头发,身材被紧身的警服勾勒出完美曲线的年轻女警迈着大长腿走入牢房。

  她瞪了蛇精病一眼,眼神立即落到躺着的陆一涵身上,问道:“还没死吗?那是谁跟我说昨天他脑浆洒了一地?”

  说着她伸手按在陆一涵的颈脖上,又抬起他的脑袋看着他后脑,哪有什么伤口?

  蛇精病站在她身后,指着牢房右上角巴掌大的窗口,颤巍巍地说道:“那扇窗太小,死神进不来。”

  祝大美女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似乎只是轻轻一推,蛇精病立即倒飞,身子撞到坚硬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昨天你也在现场,跟我说,怎么回事?”

  蛇精病语无伦次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不,应该说是好几遍。

  陆一涵现在意识很清醒,就是没法动作,连说话和睁眼都不能。他通过这个身体前主人的记忆快速梳理他们话里的意思。

  安全部属于内阁直管的部门,这个部门类似他前世的警察部门。监察院是一个独立的部门,不受任何势力控制,类似他前世的法院。

  十余年前,帝国进行了改革,内阁和监察院从皇室直管中独立出来。之后内阁将新成立的安全部改名“正义之光”,而监察院改名为“审判之剑”。

  两者同为楚月国的执法部门,但是水火不相容,审判之剑负责监督整个帝国各部门的工作、行事方式是否合法。有监督权和审判权,但没有执法权。

  正义之光负责保障帝国内部的安全,有执法权,但没有监督权和审判权。

  如果犯人死在监狱中,哪怕是十恶不赦的死囚,审判之剑也不会放过打击正义之光的机会。一旦被审判之剑找茬,那他们号称“铁公鸡”、“小气鬼”的部长徐文武一定会让这些狱警喝上美美的一壶。

  当年祝大美女就是在正义之光一个分局上班,因为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就被调到了这个只关押死囚的第一监狱。

  “怪不得脾气这么大,像更年期的……”

  没等陆一涵想下去,祝大美女一脚踩在他胸口,吼道:“没死就给老娘起来,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陆一涵倒是想起来,但是他根本没法动弹。

  祝大美女又摇晃了他几次,没见任何动静,自语道:“不会成了活死人了吧,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嗯,如果他……那我岂不是有救了?”

  她取下挂在腰间的对讲机,放到嘴边,说道:“监狱长回来没有?如果回来了,让他赶紧到第四十九号牢房来。”

  不一会,一个四十来岁,胡子拉渣的中年男子进入牢房中,问道:“怎么回事?”

  祝大美女挡住他看向陆一涵的视线,说道:“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作数吗?”

  男子正是监狱长云棠戈,他耸耸肩,说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太多了,都忘记是哪件事情了?”

  祝大美女怒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就是上次你跟我说,我离开这里的条件!”

  男子伸手插入乱蓬蓬的毛发中,使劲地挠了一下。哪怕在这间昏暗的牢房中,都能看到他的头皮屑漫天纷飞。

  祝大美女露出厌恶的表情,后退了数步,差不多贴到身后的墙壁,催促道:“到底算不算数?!”

  敢对监狱长露出如此表情,还敢嚷他的人,整个监狱,就唯独祝大美女一人。

  云棠戈趁机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陆一涵,笑道:“我说过什么了?一时想不起来,你让我好好想想。”

  祝大美女气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管,反正我记得你的话,你说找到一名可以接替我的人,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云棠戈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哦,这事呀,等你找到再说吧。现在是不是先把他送医务室,让何医生看看?否则死在这里很麻烦的。”

  祝大美女挥手扫开眼前的头皮屑,站到陆一涵床边,说道:“你不答应之前,不能带他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