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十二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

隐道 易水川 4663 2021-03-01 17:02

  躺在床上,陆一涵脑海不断重复刚才在基老头炼药实验室中的场景。他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当时自己真的被某种力量给影响,让他把“星河行者”说成了“夜之吟唱”。

  也就是说,他的命运被别人摆弄了。陆一涵越想越气,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直接从床上蹦起来,穿上客房的睡衣,他要去找基老头算账。

  “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遇事要学会冷静,谋而后动。你现在去找基老头,你觉得你能打的过他,还是能把他咋滴?”

  一个中年男子不知何时进入陆一涵的房中,如进入自己家一样。开灯后,很自觉的打开酒柜,拿出一支红酒和两个杯子。

  陆一涵吓得大叫一声,责问道:“你是谁?竟敢擅闯私宅!”

  中年人笑道:“擅闯私宅?好大的罪行,可惜,这里可不是私宅,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想来自然可以随便来了。”

  说着他倒了半杯红酒递给陆一涵,自己也倒了半杯,然后站到窗前,看着午夜的帝都夜景,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文武,你可以叫我部长大人。也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铁公鸡,或者小气鬼都可以。”

  陆一涵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酒杯,万语千言,被“部长大人”这几个字吓得咽回肚子里。

  徐文武见陆一涵不回答,问道:“你加入正义之光的目的是什么?”

  “谁说我要加入正义之光了,我只不过是无路可去……”陆一涵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哪敢说出口。

  他挺直腰身说道:“自然是为了正义,为了帝国的安危,也为了正义之光能普照大地……”他前世不管走到哪,都能见到各种标语,口号,喊几句不是什么难事。

  徐文武明显被他的“豪言壮语”给说的有些激动,似乎回忆起当年他加入正义之光的场景。那时的自己也是一腔热血,誓要为帝国,为民众的利益奉献自己的一切……

  等陆一涵喊得口干舌燥,他才赞许道:“你有此想法很好,既然一心要为帝国,为人民服务,那又何必计较自己修行的是哪一条序列?

  “在我的眼中,只要你足够努力,运气足够好,哪一条序列都可以登顶巅峰。不然,你选择再好的序列也是枉然……”

  陆一涵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讲着大道理,心中感慨不愧是政治家,可以把黑说成白,把死人给说得活过来。而且你还不能反驳,还得做出一副认真听讲,并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已经领悟其中的内涵,真是没天理!

  最后,徐文武说道:“综上所述,作为医者,你不仅能远离危险,还能救助更多的人呢,好好珍惜你眼前的机遇。

  “基老头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我的授意下进行的。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找我复仇。一个不会,或者说不敢复仇的修者,不是一个好修者。

  “言尽于此,希望你能记得你刚才说的话,一切以帝国的利益为重,以人民的利益为重!”

  陆一涵心里根本没被他的口水淹没,心里依然愤愤不平,但他现在想的不是找基老头复仇,而是想着有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修炼序列。

  他气呼呼的说道:“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我最多也就能晋升到三级,永远不可能找你复仇?”

  徐文武严肃地说道:“我可以这么想,但你不可以这么想,你要想的是,无论如何也要突破凡镜,进入仙境,甚至神境。把徐文武踩在脚下,狠狠地蹂躏,这才是你该想的问题!在我们正义之光,有着无尽的可能!”

  “我呸,这种话谁不会说?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我真可怜呀,一个穿越者,本该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结果被一次次蹂躏……”

  徐文武见陆一涵沉默不语,说道:“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歉意,给你的薪酬翻一倍,周薪十二银币。哪怕监天局的同级修者也只有你的一半,可以了吧?”

  一提到钱,陆一涵心中立即快速计算着十二银币价值几何。

  在整个大陆,货币分有铜币、银币、金币三种。

  一百铜币等于一个银币,十个银币等于一个金币。按一顿早餐一个铜币计算,他一个月的收入大约相当前世的六千块左右。除了物价便宜,房租也相对要便宜很多。当然要在帝都的繁华街区买房子,那价格比前世在京城购买四合院还要高一些。

  如此算来,可以说他一只脚已经迈进小康的门槛。这么一想,他心情好了一些。

  徐文武笑道:“真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陆一涵只能叹道:“生活就像被强奸,当我无力反抗的时候,要学会享受其中的乐趣。”

  徐文武细品了一会,大笑道:“小子,你很有意思,这话以后属于我了,拿来开导那些脑子一根筋的家伙倒是很不错。”

  陆一涵差点脱口而出,“专利费,每星期两个银币!”

  徐文武拍了拍陆一涵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小伙子,你的未来无限光明,阳光大道就在你前方,不要自暴自弃。明天就跟祝泗萍去领取你的物品,之后前往特训营训练三个月。之后你就是我们正义之光的正式一员了。期待你散发无尽光芒的那一刻。”

  说完,他一口喝完酒杯中的酒,向着门外走去,要关门时,回头交待了一句,“记住,千万不要跟任何人透露你的修炼序列,切记!”

  徐文武走后,陆一涵困意涌起,倒在床上就陷入了梦乡。

  …………

  徐文武回到位于顶层的办公室,站在落地窗前沉默不语,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恭敬地问道:“部长大人,基洪奎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我们要如何行事,请您明示!”

  徐文武一动不动,很平静地说道:“你们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就行了,不要打搅他。在没有研究出夜之吟唱第四级的能力之前,他是不会走的。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约定,至于后续的事情,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再说后面的事情。”

  黑影答道:“明白了。还有,云棠戈在门外求见,您见还是不见?”

  徐文武摆手道:“不见……算了,还是让他进来吧。”

  黑影刚消失一会,办公室的门自行打开,云棠戈笑嘻嘻的走进来,关上门后,立即喊道:“部长大人,陆一涵结束特训营的训练后,你可要把他调到第一监狱,我那里现在很缺人!”

  徐文武转过身,看着云棠戈,说道:“我说过了多少次了,别半夜三更来找我。我已经不是修者,经不起折腾。还有,私下里别叫我部长!”

  云棠戈笑道:“你不是还没睡吗?再说我一个监狱长,大白天的跑到部长办公室来干嘛?我倒无所谓,但是对你影响不好。”

  徐文武笑骂道:“我呸,你什么时候有这等好心,我就不会四处被人追杀了。对了,万芮涛的事情怎么回事?”

  云棠戈耸肩道:“还能怎么回事,他已经晋升到四级的‘巫师’,我哪是他对手。”

  说着,他眼神往下窗外的夜空,无比留恋地说道:“记得当年我们四人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关系最铁的四人,结果现在却成了仇人。有时面对他,我都不知道该出手还是该站在那里,赌他不会杀我。”

  徐文武难得的露出怀念的神情,说道:“是呀,现在有一个人也要走了。”

  云棠戈愣了一下,说道:“你是说基洪奎,他要走?是要死了吗?”

  徐文武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化成白骨了,他都不会死,他要离开正义之光!”

  云棠戈沉默了许久,才道:“他一旦走出帝都,你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吧?”

  徐文武点头道:“是的,我会杀了他。我不允许帝国有他这样的敌人!其实他也很清楚,我答应让他离开帝都,就等于对他起了杀心。”

  云棠戈说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他一定不会做出有损帝国利益的任何事情。”

  徐文武摇头道:“你的担保无效。我们现在各自站在自己的位置看问题,角度都会不一样。但我肯定会给他机会,至于结局,谁能猜得到呢?”

  云棠戈说道:“一会我去他那里劝劝他。先说说陆一涵的事情,无论如何,你都要把他给我。”

  徐文武笑道:“给你可以,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你回到总部上班,把第九特别行动队重新建立起来。”

  云棠戈气道:“你别这样逼我行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养老的地方,你就让我在那待着吧。”

  徐文武说道:“那我就把祝泗萍从监狱调到第九特别行动队。把她这一朵鲜花插到你那一堆牛粪上,多少人对我有意见。”

  云棠戈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就当我没来过,我既不要陆一涵,你也别调走祝泗萍。鲜花插在牛粪上?哼!那可是自然肥料,很养花。你就不要夺人所爱了。”

  徐文武对要关上门的云棠戈说道:“你真不考虑回来?”

  云棠戈也不转头,说道:“你什么时候把第九特别行动队全军覆没的真相告诉我,我会考虑一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