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六章:拦路者

隐道 易水川 5209 2021-03-01 17:02

  回到牢房,蛇精病立即拿出一个纸包,递给陆一涵,关切地问道:“饿了吧,赶紧吃饭。这可是我偷偷带回来的,够意思吧?”

  陆一涵打开纸包一看,随口说道:“这监狱的伙食都这么好吗?”

  蛇精病呵呵笑道:“能不好吗?我们都是将死之人,不让我们吃好一点,不怕我们变成饿死鬼回来缠他们的子子孙孙?”

  陆一涵一顿狼吞虎咽后,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担心明天的绞刑?你真的就那么生无可恋?”

  蛇精病把陆一涵拉到墙角,低声说道:“看在你救过我一命的份上,明天我带你逃出生天。记得跟紧我,不管发生什么,都听从我的指令,你一定死不了。”

  陆一涵精神大振,问道:“真的可以?你不会忽悠我吧。据我所知,明天会有十几名狱警,还有总部那边的警员一起押送,有机会吗?”

  蛇精病说道:“机会还是有的,就看我们怎么把握。我这人会算卦,帮你算过了,明天跟着我,你死不了。但是不要表现出异样,让他们警觉。”

  陆一涵信心满满地说道:“放心,我号称影帝,别的不行,这方面有着极佳的天赋。”

  “影帝?那是哪个序列,哪一级的名称?我怎么没听说过……”

  蛇精病好像又犯病了,在那里自言自语,完全忘了问陆一涵能得到答案。

  …………

  第二天一早,六个狱警就进入陆一涵跟蛇精病的牢房中,给他们换上新的囚服,换上新的脚链手链之后,将他们押出牢房。

  “好走不送,祝你们越狱成功,死里逃生!”刚出牢房,整个监狱立即响起囚徒很整齐的呼吼声。

  一直站在门外的祝大美女吼道:“能不能换句话,这话老娘都听得耳朵起茧了。”

  大卡车在沙土路上颠簸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开始平稳,说明车子已经驶入市区。

  一路上,陆一涵偷瞄了蛇精病数十次,见他如老僧坐定,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让他心里紧张也不是,放松也不是。

  “嗤”的一声,卡车突然停下。陆一涵心中一凛,是到菜市口,还是有人来营救他们了?

  一名狱警敲了敲车厢,在外面喊道:“长官,有民众游行,我们该怎么办?”

  祝泗萍皱眉了好一会,问道:“总部的人呢?他们没有开道吗?”

  狱警答道:“他们在开道呀,就是拦不住这些民众,这一次的游行规模比较大,也不知道哪个贵族又得罪了他们。”

  祝泗萍气道:“停靠在路边,等他们过去,我们再走。”

  陆一涵根据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知道,帝国改制之后,皇室特许民众游行,提出自己的诉求。其目的就是打击将内阁和审判之剑独立于皇室直管的贵族集团。

  没法更改这条法令的内阁就以压缩财政开支为由,逼迫审判之剑立法约束游行的行为。不得损坏公共和私人财物,不得出现骚乱的情况,否则正义之光将给予严厉打击。

  但是这条法令执行起来很困难,民众一旦游行,情绪根本没法控制,所以每一次都会造成混乱。这也就让皇室有了打击内阁的借口,而且已经很成功地将科技部的大部分权力收回到皇室的掌管之中。

  突然,外面传来“噼噼啪啪”的敲击声。

  祝泗萍怒道:“这帮人疯了吗?竟敢袭警!”

  陆一涵知道,袭警在楚月国是重罪,如果让警察受到重伤,最高可判绞刑。哪怕只擦破一点皮,除了重罚之外,还要吃上半年以上的牢饭。

  那里的牢饭可没第一监狱这些必死的重犯丰盛,别说吃好了,连吃都吃不饱。

  陆一涵心中瞬间涌起无尽希望,这应该是蛇精病安排的游行,就是给他创造逃生的机会。

  “咔咋!”很整齐的机簧声在车厢内响起,所有狱警都打开了弩枪的保险,看来一场激战要开始了。

  陆一涵心里自然希望越乱越好,可是一名预警的话又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浇灭了。

  那名狱警说道:“长官,那些民众扔过来的都是水果和鸡蛋,我们要是杀人,审判之剑会大作文章的。”

  祝泗萍只能恨恨地说道:“那就让卡车慢慢前行,谁敢以石块、木棒等袭击我们,杀无赦!”

  话刚说完,卡车突然剧烈震动,然后车顶传来沉重的声音,感觉像是一块沉重的巨石落到上面,发出的声音。

  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车子似乎下沉了半米,车顶出现一个大洞,有人落到车厢中。

  “中尉,你们监狱长没有来吗?我有好几年没见他了,十分想念!”一个男子站到车厢中,如一道闪电,在车厢内闪过,十几名狱警瞬间全都倒下,昏迷不醒。

  外面喧闹的示威民众被吓得四散逃窜。

  祝泗萍怒道:“万芮涛,你这个十恶不赦的通缉要犯,居然敢出现在帝都?”

  万芮涛大笑道:“大道朝天张,老子就是狂!既然你们监狱长没有来,我也懒得跟你们这些小喽啰计较。那就把这两个犯人带走,你让云棠戈去找我要人,他知道如何能找到我!”

  陆一涵看向蛇精病,发现他也是一副懵逼的表情,心想,“完蛋了,此人并不在蛇精病的计划之中。”

  祝泗萍大吼道:“你敢!”

  “嗖……叮!”祝泗萍勾动扳机,一支弩箭飞出。但是没能击中万芮涛,射到车厢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万芮涛冷笑道:“你一个一级修者,就不要浪费精力了,我要带人走,你根本拦不住。”

  祝泗萍没有废话,收起弩枪,冲向万芮涛,两人在车厢内打了起来。前者明显不是万芮涛的对手。刚冲上去,就被万芮涛毫不怜香惜玉的一脚踹飞,撞到车厢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祝泗萍吐了一口淤血,凝力再次扑向万芮涛。

  万芮涛怒道:“一个女人家,不赶紧找个婆家把自己嫁出去,生儿育女。整天在外面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说着一手掐住她纤细、白皙的颈脖,一拧,祝泗萍身子一软,昏迷了过去。

  万芮涛手指凝出两道白光,划过陆一涵和蛇精病手脚上的铁链,立即将它们划断。

  “走!”万芮涛低喝一声,跳下卡车。

  陆一涵刚要跟跳下,外面出现四五十个警员,四五十把弩枪指向车厢。

  “万芮涛,这一次,你插翅难飞了吧!”一名留着齐耳短发的女中校站在那些警员身后,眼神死死盯着万芮涛。

  万芮涛大笑道:“特别行动队的人现在都这么狂妄吗?当年我担任特别行动队队长的时候,可是谦逊得很。你一个黄毛小丫头,就敢在前辈面前出言不逊?

  “看来徐文武越来越不把你们当人看了,居然让你们来送死!”

  说完,他一跃,回到车厢中,快速关上车门,外面立即传来密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两指厚钢板制成的铁门被弩箭射穿,一道道光线射穿车厢中。

  “真够狠的,车厢内还有你们自己的同僚,居然也敢开枪!”

  “住手!,没看到里面还有十几个狱警吗?”万芮涛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云棠戈的怒吼声。

  “我是来抓人,又不是来救人!”那女子冷漠地答道。

  “许芩茹,你别太过分!”云棠戈大怒道。

  那名叫许芩茹的中校冷声道:“你阻拦我,是要救你的小情人,还是要救那个杀人狂魔万芮涛?”

  “啪!”清脆的巴掌声传到车厢中,陆一涵听得汗毛都竖起,似乎要把囚服撑起,不让它接触肌肤。

  “你,你敢打我!我一定要去部长大人那里告你的状,让你连监狱长都做不成!”

  “好呀,那我先狠揍你一顿再说!”

  “你敢!”

  ……

  陆一涵哪有心情去听外面的吵架声,颤巍巍地问道:“大侠,我们该怎么办?”

  “大侠?”万芮涛失声笑道,“我不是什么大侠,是帝国的通缉犯。我来这里也不是来救你们的,就是想要恶心徐文武而已。你们自求多福吧!”

  说着他双手猛然向前一推,一股似乎肉眼可见的力量将两扇厚重的铁门击飞,将二十米之外的警员砸得头破血流,阵型瞬间崩溃。

  云棠戈跟一男一女两名中校同时跃起,手中弩箭射向冲出车厢的万芮涛。

  万芮涛轻哼一声双手划出一个圆,一道劲风在他身前旋转,竟然改变了弩箭的轨迹,射向那几个没有受伤的警员。

  “你,你居然四级了?”云棠戈看着万芮涛,一脸的不可置信。

  万芮涛大笑道:“这很难吗?如果你跟我一样,选择正确的道路,远离徐文武那个伪君子,你成神都不是问题!”

  说着,他回头对车厢内发呆的陆一涵和蛇精病喊道:“我只能帮你们阻拦五分钟,是生是死就看你们自己了。”

  “走!”蛇精病的声音传到陆一涵耳中,他人已经冲出车厢,一拐弯,就没了踪影。

  跟随云棠戈围攻万芮涛的那名女中校皱眉道:“那名囚犯是三级修者,怎么会关押在第一监狱?”

  云棠戈耸肩道:“我哪知道,我只直管关和杀,不管抓和埋。要知道答案,你问特别行动队和审判之剑去。”

  另一名男中校说道:“别废话,先拿下万芮涛再说!”

  说着三人又与他开始激战。许芩茹也加入了进来,变成四打一的局面。

  此时,街道那边又传来齐整的脚步声,估计至少有上百人朝这边跑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