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隐道

第一卷:道生万物 第九章:灵髓

隐道 易水川 5996 2021-03-01 17:02

  陆一涵求生的欲望被这副容貌给清除得一干二净。“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突然,他胸口传来温热的气息,一个像是血雾组成的淡红色三角形浮现在房间中。一股沁人心扉的暖流由胸口开始,向着整个身体蔓延。

  慢慢的,他的身体也漫出淡红色的气雾,将整个人笼罩住。

  淡红色雾气像是有着无比强大的吸力,将体内的淡蓝色的气雾全都吸出体外。

  大约半个小时后,原本坑坑洼洼的身体开始修复,恢复的速度肉眼可见,让身为医生的陆一涵以为这只是幻梦一场。

  直到他颤抖的手抚摸过脸颊,有着细腻光滑的感觉。才让他心里略微安宁了一些。

  太阳西斜的时候,陆一涵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原貌。看着镜中的自己,他很自恋地微微一笑,心里有些小得意,小满足。

  他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长成什么样,但是现在看,比他前世的那些所谓明星、小鲜肉要帅气多了。

  不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至少也算得上是少妇杀手。走在大街上,估计少妇级别的女性都想要生吞自己!

  而且他自己都能感应到自己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质,怎么看都觉得自己超级帅气。

  “这么帅,以后出门就危险了……啪!”陆一涵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他现在可舍不得真揍自己。只是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是死是活现在还没有定论呢!

  他的身体修复完成后,那些血雾并没有散去,而是蔓延整个房间,将那些淡蓝色的雾气全部净化。地上那具尸体被血雾笼罩后,身体居然也在修复。

  但是只能修复身体,没能修复衣物。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的胡须,看着那样子,很有贵族气质。

  刚刚修复好他的身体,从他肚脐眼下方的丹田处冒出一粒黄豆大小,与水银一模一样的液体。

  那颗液体慢慢飞到陆一涵面前。似乎有着生命力量在主导他的思想,让他不自觉地伸手去点了一下。

  那液体一触碰他指尖,立即融入到他身体内。陆一涵感觉到体内多了一样东西,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想了好久,才发现,多出来的是力量。

  一种似乎可以触摸的力量。

  他伸手轻轻摁在桌面上,居然能将坚硬的铁木摁出一个深半公分的指印。他又试着摁在墙壁上,效果跟摁在书桌上面的感觉差不多。

  这下他有了点底气,哪怕云棠戈反悔,想要杀了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了。至少他不像先前那样,没有半点还手的机会。

  头顶斜前方的那个淡红色三角形血雾在陆一涵吸收了那滴液体后,自行飞出房间。

  陆一涵拿着叶惟情给他的那个仪器,跟着它走入另一个房间。临行前不忘将那两个指印毁掉。

  整个二楼,共有十三个房间,有六个房间有尸体,一共十七人。淡红色的雾气将房间内的淡蓝色毒雾都净化干净,并将尸体修复,但是没有再见到那种特殊的的液体。

  直到来到大厅,他修复那十一具尸体,居然有三具尸体有那种液体,都被那个三角形血雾给移到他面前,给他吸收。

  而且这三具尸体的液体都有花生大小,比楼上那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要大了许多。只是颜色不再是水银色,三种都是淡金色,而且有一颗还是宝石形状,很美艳,但是一触碰到他的指尖,立即消失不见。

  不过他吸入这三滴液体后,除了精神有些舒爽,没有其他的感觉。

  陆一涵仔细看着地面上的十一具尸体,基本可以确定,那三具尸体应该就是正义之光警员的尸体。

  他猜测,这些奇异的液体应该是成为修者的关键。

  陆一涵平复好心绪后,慢慢地打开房门,确认对方没有拿着弩枪指向他之后,才探出头去,看向一脸焦虑而兴奋的云棠戈,说道:“监狱长,弄条裤子给我。”

  云棠戈愣了一下,立马手忙脚乱地翻他那辆偏三的车斗,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套皱巴巴的警服。

  他把警服丢给陆一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先凑合着穿吧。”

  “我靠,你这衣服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吧,臭死了!”陆一涵一接过衣服,一股跟刚才相差无几的刺鼻气味立即涌入他的肺部。

  云棠戈佯怒道:“你还挑了?我不就是放了半个月,忘了洗吗?我就经常穿‘回笼衣’,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陆一涵还能说什么?但他确定一件事情,四十来岁的监狱长,绝对是个资深的单身狗。

  对自己卖相正无比自恋的陆一涵是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穿上这身衣服,只把衣服缠在腰上,挡住重要部位后,问道:“你先前跟我说的话,作数吗?”

  云棠戈用力的拍着胸脯说道:“云某人说话一言九鼎,绝对作数。这也是帝国秘密法律之一,只要完成一些特殊任务,死囚也能得到救赎!不过,你还得接受我们的检查,全身检查。所以你可以不用穿衣服了,现在先给我们说说里面的情况。”

  陆一涵将前后见到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有两样东西他没说,一是那些尸体修复,他说是蓝色雾气散去后,就自行修复。二是那几滴液体,他一字不提。

  叶惟情在仪器上连点了数十次后,对身边两个女警说道:“里面应该是没有毒气了,为了保证绝对安全,你们两人先进去再确认一下。”

  那两个女警快速船上防护服,之后带着各种仪器,进入房中,仔仔细细地探查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汇报给叶惟情。

  叶惟情一进入房间,立即对那两个女警说道:“你们给他全身做一次细致的检查,特别是某些重要部位,别留下终生遗憾。”

  本来想看看陆一涵会不会脸红,或者拒绝,结果陆一涵并没有什么异样表情。开什么玩笑,人家前世可是医科大的高材生,看异性身体,就像看一根木头一样。

  整个检查没有陆一涵想象的那么夸张。她们只是取了他指尖和耳垂的血液放到一台仪器上检测。之后让他脱光,拿着一个仪器在他身上仔细地扫过一遍后,就完成了。

  那名二十多岁的女警在检查完后,看向陆一涵的眼神立即火辣辣,把陆一涵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以为有什么“不测”即将发生。

  结果那女警说道:“我喜欢爱干净的男人。给你这衣服,不然一会坐上摩托车,跟裸奔没什么区别。”

  接过女警从包里取出来的警服,虽然窄小,又短了一点。但是有着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比云棠戈的那身臭衣服好很多。

  陆一涵一走出房间,叶惟情就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某些奇异的东西,比如一些宝石,特殊的液体等等。”

  陆一涵早就想好了答案,摇头道:“没有呀,当时我眼睛辣的睁不开,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整个画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叶惟情并不怀疑陆一涵会说谎。在经历这么凶险的情况之后,还能编织谎言,已经超出了一般修者的能力范畴,何况陆一涵只是一个凡人。

  他看向云棠戈,问道:“老云,你这个曾经名动帝国的超级探员,有什么要说的吗?”

  云棠戈看了陆一涵一眼,之后仔细观察了那几具尸体,说道:“三名犯人和三名警察身体遭受的腐蚀程度其实是一样的。这栋房子的主人和仆人除了遭到病毒感染,他们的骨头都有多处断裂。

  “说明凶手至少是一名二级修者,很可能是星河行者序列的修者。他杀人应该是寻仇,否则不会选择整个别墅人员最集中的晚饭时刻动手……”

  叶惟情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不是叫你分析案情,而是让你说说,他们的灵髓去了哪里?”

  云棠戈蹲下身子,很仔细地查看那三具警员的尸体,说道:“他们的尸体并没有被动过,按理说,灵髓不会消失才对,怎么会不见了呢?”

  说着,他看向陆一涵,问道:“你真没见过灵髓?”

  见陆一涵摇头,云棠戈又说道:“病毒是六号不假,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是变异的六号病毒,或者等级更高的灵髓,很有可能让灵髓化成雾气消散,也不是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因为漫长的时间已经证明,灵髓不死不灭,不增不减。找不到灵髓,说明有人取走了!”上午陆一涵见到的那个女中校苏霞迈入房中。身后跟着脸色苍白的祝泗萍。

  “你好点了没有?伤势严重吗?”云棠戈眼神只是扫过那名女子,就落到祝泗萍脸上,平淡地问道,但是却掩不住眼神和语气中的关切。

  祝泗萍似乎很不习惯他的关切,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说道:“没有大碍,很快就能恢复。”

  苏霞进入房间后,仔细观察了一番,凌厉的眼神突然移到陆一涵脸上,厉声问道:“是不是你拿走了灵髓。”

  虽然有些心虚,但是为了活命,怎么也得装下去。陆一涵平静地与她对视,毫不胆怯。他的旁光清晰地看到祝泗萍很紧张地看着他的侧脸。

  他不知道祝泗萍的紧张是因为怕他出什么问题,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接替她岗位的人,她可不想就这么错过。所以哪怕身体有恙,也要坚持过来看看他是生是死。

  他还以为祝泗萍是真的关心他,害得他想要再编织一套谎言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他更应该庆幸,要是再多说一句谎话,他先前隐瞒的事情肯定要露馅。

  这可是关系到生死的问题,陆一涵脑子快速飞转,最后做出一副无辜的模样,问道:“我听你们说了半天的灵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说来听听,说不定能勾起我某些记忆。”

  苏霞死死盯着陆一涵,想要从他眼神中看出端倪,这是“正义之光”特有的能力。但是活过两世,又是医生的陆一涵的心理素质岂会差?他除了害怕等死,好像还真没怕什么。

  他回看着苏霞,眼神平静,如一汪平静如镜的井水。他不仅不紧张,这一瞬间,还觉得苏霞虽然没有祝泗萍好看,但是比后者更有女人味……

  大约三四分钟后,苏霞败下阵来,脸上泛起一片红霞,宛然一笑,说道:“灵髓就是一滴怪异的水珠,有点像固态液体。也有可能是一块小小的宝石形状,什么颜色都有可能。”

  陆一涵沉思了好一会,才摇头肯定地说道:“没见过。”

  苏霞还要发问,叶惟情摆手示意她不要追问了,说道:“苏霞,别说了。刚才我们勘察过了,整个房间有四个修者,一名是别墅的主人,三名是我们的同事。他刚才赤身裸体,根本不可能藏着灵髓。

  “另外,你们别忽略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陆一涵拿走灵髓,也只能拿走一份。触碰第一份,或许会被吸收,成为修者。或许会被毒死,身体被腐蚀。而触碰第二份,对谁来说,都是致命剧毒,必死无疑!

  “各位,没有特殊的仪器,你们敢直接触碰其他修者死后凝聚出来的灵髓吗?”

  陆一涵听着他们在那轻声讨论,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能活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吸收放毒者的灵髓,只有这样才能对屋内的病毒产生抗体。第二种就是,他体内有着未被激活的灵髓,是个先天修者。

  先天修者比后天人为创造的修者要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后天修者,大多数只能修炼到四级。但是先天修者,有着无限可能。

  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修者,对死去修者凝聚出来的灵髓都有极大的吸引了。只要敢触碰,就会自动吸收。

  近乎百分之百的可能性会跟体内的灵髓产生异变,将自己给毒死。总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能吸收第二份灵髓的记载。

  陆一涵现在没法弄清楚他是先天修者还是后天修者,也不知道他为何没被后面吸收的灵髓给毒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